Top
首页 > 中国戏曲故事

中国戏曲故事_转换大师pdf转word在线_凯蒂猫童话故事全集

2017年10月19日 08:10:39
[摘要]海信管理者说:“我们展示了采用自有ULED技术的电视。”ULED电视可以提供高动态范围(HDR)图像,亮度达1000流明,它采用了量子点显示技术。海信的产品还比OLED的价格便宜许多。在展台上,海信对比了OLED和ULED的图像清晰度,就人眼来看二者相差无几。

  出租房内,李硕展示被打死的大儿子童年照片,沉默不语。记者赵玲摄

  6月17日中午,事发地点。附近的学生们仍选择在此抄近道回家午休。记者赵玲摄

  汝城,郴州小县城,40万人口,刑事犯罪率极低,去年仅2起命案。

  6月13日,一起杀人案却几乎引爆全城愤怒。——当日,一名后母殴打继子,致其死亡。

  6月17日,记者从汝城县公安局获悉,犯罪嫌疑人何慧(化名)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究竟是怎样的仇恨才有如此残忍的母亲?记者赶赴案发当地进行了调查。

  夺命包子

  继母从一个眼神开始殴打

  这是一段通向幼儿园的小道:从汝城县妇幼保健院大门进入,直走20米后,右拐弯走20米,再左拐弯,出后门就不远了。

  这条小路就是6岁学前班孩童小超丧生的地方。

  小超被殴打了多久?每个受访者说法不一:5分钟、10分钟、15分钟、半小时?暂无人确定。

  6月13日早晨8点半,与往常一样,何慧抱着幼子,送6岁的大儿子小超去幼儿园。“还是牵着孩子的手出门的。”小超奶奶回忆。

  一路上,小超闹别扭:何慧买了两个包子,给了小儿子,没给大儿子。目击者称,大孩子一直在吵着要吃包子,大人没给。

  小超走走停停,走路太慢惹恼了何慧。在县妇幼保健院门口,小超不满地翻了一个白眼。

  没任何征兆,何慧来了气,她左手臂搂着3岁的小儿子,右手开始殴打小超。

  6岁的大儿子小超是何慧丈夫李硕与前女友的孩子。怀里3岁的小儿子是何慧与前男友所生,一直由何慧抚养。去年,两人生了个女儿。

  惊心现场

  撞头脚踢致孩子当场死亡

  “她拖着小孩的右手手臂,把他甩到墙上,头不停地撞墙。”县妇幼保健院儿科门诊室医生袁辅纯仍记忆深刻。那时是8:50,一名50多岁的中年人跑到值班室求救,“快去救救那个孩子。”

  袁辅纯立马跑出去。“小孩被撞得鼻青脸肿,躺在地上没有挣扎,没有任何反应。”而抱着幼子的何慧仍在大力用脚踩小超的头部和身体。

  袁辅纯赶紧喝住:“你把孩子打死了会判刑的!”抱着孩子的何慧后退了十几米。袁辅纯抱起小超,发现瞳孔已散大固定,摸不到心跳。袁辅纯赶紧回门诊室拿听诊器,一分钟不到的时间,当他再次到现场时,何慧继续对小超施暴。“她把孩子往回拖了七八米,继续又打又踢。”

  袁辅纯愤怒地冲上去把孩子抢了过来。何慧试图抢夺,被踢了两脚,没有成功。

  “她当时‘呀呀呀’地乱叫,手乱比划,不知道说什么。”袁辅纯用听诊器压着小超胸部,无心跳。于是他赶紧抱着小超来到门诊部,做胸外按压抢救。

  “按了几分钟,仍然无心跳,无自主呼吸,无脉搏。”9:15,120急救车赶到,却也回天乏术。

  法医鉴定结果显示:孩子颅脑损伤,当场死亡。

  悲情继续

  闻听继子死亡,凶手抱着小儿子跳井被救

  短短时间内,汝城县城关派出所接到4个110转警。前3个电话说,一个女人在打小孩,打得很厉害。第4个电话说:有人跳井了。

  跳井的人就是何慧,还抱着小儿子。在接到第一个报警后5分钟内,民警焦云浩赶到现场。当时何慧抱着小儿子也来到了门诊部,看到警察后,她抱着孩子拔腿就往出租房方向跑。过平政桥后,来到一口老井边,她抱着孩子跳了下去。

  井深3米,井水深2米。随后赶到的焦云浩赶紧施救,当时附近的何兵材和范积琴等人也赶过来帮忙。

  “她完全不想被救,木棍子放下去也不拉一下,死抱着孩子不松手。”范积琴回忆。

  见何慧无求生想法,焦云浩和范积琴被其他群众按着腿,探身进井,生拉硬拽将何慧和孩子拉了上来。

  “意识有些不清醒了,呛了很多水。”何兵材说。此时围观群众越来越多。一些人说:喏,就这个女的,刚刚把她孩子打死了。

  和睦表象

  事发前,没任何征兆

  庐阳镇中心村某租房内,一间简陋的两室一厅,行凶母亲何慧就住在这里,同住的还有公公婆婆和3个孩子。

  这是一个气氛还算融洽的重组家庭。如果不是关系特别密切的邻居,都不会知道,这个7口之家有“后爸”和“后妈”。

  “我们对外面的人说,这是我儿子的三个小孩。”小超奶奶并不希望大孙子听到闲言闲语,所以一直对邻居这么说。

  李硕今年27岁,是一名建筑装修工。何慧也是27岁,初中文化,曾在外打工当会计,事发前无工作,专门带孩子。

  2013年4月份,两人经老乡介绍恋爱,5月份领结婚证。

  事发前,在李硕心目中,何慧“通情达理,性格好,一直没盖房子也不给压力。”结婚后,何慧和李硕家人一直租房住,“她说不着急盖房子,先把孩子培养好,还说自己也是当母亲的人,会把大儿子当成亲生儿子看待。”

  在公婆心中,何慧也很会做事。“我一回来,她给我倒茶,说爸爸辛苦了,喝口茶。”李硕的父亲李小勇称。

  在小超心中,因2岁大就和生母分离,对生母已没有任何印象。所以当第一次见面时,小超认为何慧就是亲生妈妈。“小超跟她亲得不得了,晚上还抱着她睡,睡了好几个晚上。”同样,何慧对小超也不错。“有时小超不吃饭,她都会自己先不吃了,喂小超先吃好。”

  在何慧取名为“不离不弃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QQ空间里,最新信息为6月1日为小超照的亲子活动照片。照片里,身着浅绿色校服的小超比着V字手势,浅笑。

  暗流汹涌

  出事前,家庭琐事引发过矛盾

  家庭如此和睦,为何何慧会对继子下如此狠手?

  从日常生活中攫取一些画面,或可解释缘由。

  李硕家人反映,自从生了小女儿后,何慧对小儿子越发宠爱。“天天抱着,只要不睡觉,就绝对不离手,而且还说不得。”李硕回忆,小儿子曾用手指戳小女儿眼睛,使其眼皮红肿。他跟何慧说,“把小的教好些,不要这么皮。”但何慧认为没关系。

  “估计她觉得大儿子不是她生的,我们会更宠大儿子,挑小儿子的毛病,所以有气。”李硕认为这是症结所在。

  何慧妈妈何巧玉却认为,这是婆家的无理之词,更大的原因,她认为是女儿婚后压力过大。

  一是钱的问题。“生小女儿时早产,给孩子治疗花了12000多元。当时女儿浑身长红斑,也在住院,她婆婆竟然要我女儿出这笔费用。”何巧玉知道,这1.2万余元可以报销6700多元,女婿又给了3000多元,所以女儿公婆也只要承担两三千元的费用。

  何巧玉称,当时女儿就向她抱怨,“住院才10多天,他们就给我压力。”

  何慧还私下跟何巧玉说,丈夫家不爱小儿子。“过年了,她婆婆就给了小儿子10元钱压岁钱,大儿子给得多些。”

  家里7口人,每月靠着公公和丈夫挣几千块钱,何慧感觉经济压力大。所以,正月初二从娘家回来后,何慧开始失眠。

  “那时,医生给她开了7天的阿普唑仑,抗焦虑的,也可以促进睡眠。”何巧玉说。此后,何慧不定期地服用了一些具有精神安定类的药物。

  “她精神没控制得好,到了爆发点,就这样把自己的人生毁了。”何巧玉哽咽。

  为何癫狂

  后母将做精神鉴定

  何慧,汝城县永丰乡破石界村人。目前,因涉嫌故意杀人罪,已被当地公安机关刑拘。

  “我们走访发现,案发前她没任何异常,亲属也没精神病史。”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祝和飞说。而考虑到何慧生孩子也才半年,情绪可能不稳定,公安机关已提请做精神病鉴定。

  案发次日,戴着手铐脚铐的何慧指证现场时解释称,之所以带着小儿子跳井,是因为“怕”——打死了大儿子,怕夫家追究,怕坐牢,也怕被抓后小儿子无人抚养。

  如今,小超遗体仍未安葬。李家不愿抚养小儿子,已被送到何慧娘家照顾。(因案件仍在侦查阶段,涉案人员及其家属均为化名。)

相关热词搜索: 回程效应 越纯粹越是死得快? 北海游船巡查员 个个练成大嗓门 大哭一场 能治心理创伤 一只破木桶的启示

上一篇:语言的沉睡效应 下一篇:表扬孩子要掌握火候